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把妻子送给公车上的父子
把妻子送给公车上的父子

把妻子送给公车上的父子

周五下午,我们算好时间从起点站坐上了车。特意让她穿了一身很暴露的衣服:一身上下只穿一件黑色连身露腰的衣服,刚好能遮住胸部和屁股,几乎只要一用力,她的身子就要全裸,为了避免尴尬,我让她带着墨镜,而为了刺激,我又让她在墨镜里戴着眼罩,这样她就看不到是谁肏的她。我坐在最后面,她扶着我前后的椅子,把我围在里面。

  不一会,就快到那个高中了,这时候这个车里还没有多少人。不过只一会就将充满了学生。 突然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看错。我想你已经猜到了,那就是刘诚。他穿着建筑服,俨然一副民工像,看样子,他是来接孩子。十多年没见,我几乎快认不出来他了,他显得很老,如果按照三十岁的年纪。 他的旁边站了一个面黄肌瘦的学生,校服穿在身上,显得很耷拉。他们等在车站,有聊无聊地说着话,显然他们是父子。刘诚看起来像四十多岁,很像一个高中学生的父亲。 车到站了,我心里很忐忑,如我所愿,他们被挤到了最后面,一左一右夹着我的娇妻。感受到身边的人后,她显得很激动,不安地乱动着身体,带着墨镜的眼睛望着窗外,虽然她看不到窗外的风景。由于这些年的变化,我也不担心刘诚会认得出我。 由于娇妻的乱动,引得刘诚父子不怀好意地靠近。他们对视一眼,狡黠地一笑。刘诚装作看向窗外的样子,挤向娇妻。这时候也随着学生的上入,公车变得更加的挤了,所以在两方面的作用下,刘诚紧紧地和娇妻贴合在一起。 她的脸瞬间菲红,靠向刘诚,我想眼罩下的她还在幻想身后的人是一个高大威猛的处男高中生吧。车还没行多远,到一个十字路口就堵车了,整个路口的交通完全瘫痪,今天多了不少的车。 刘诚一看很开心,能和美女人妻在堵车的时候亲密接触。事实上,很多车都是我花钱借来的,特意告诉他们堵在这里,一百辆车,我对每个司机说,堵一分钟十块钱,也就是一分钟我就花一千买来给刘诚肏我娇妻的时间,很值! 刘诚窃喜,天赐堵车良机!猥琐的笑了笑,蠢蠢欲动。娇妻更加向后扭动身子,引得刘诚的鸡巴一挺一挺。我靠在椅子上,我靠在椅子上,刚好能看到他们胯部的接触。 刘诚的动作逐渐大胆了起来,表面上还是望着窗外的风景,而两手已经攀上了娇妻的腰,娇妻没有反抗。不过由于羞耻心,她也没有主动迎合。 见眼前的人妻不反抗,刘诚更大胆起来,摸着她的双乳。刘诚的儿子,吊儿郎当的样子,背着书包里没有多少东西。他比较高,和刘诚差不多,两个人围起她来,从后面完全看不见。 他这时也大胆起来,摸着娇妻的阴部,他们丝毫不避讳我,好像我不存在一般,也好像在给我表演。 不一会,我老婆春情荡漾,娇羞欲滴,顾不得羞耻,迎合着两人的上下其手开始娇吟。刘诚一看如此,完全放开了,双手更大力的揉搓。 「嗯嗯嗯,啊啊,好舒服,好舒服,继续揉好舒服……」娇妻轻生呻吟。真是骚货,刘诚暗叫。 刘诚的儿子忍不住了,直接把手插到清嘉的屄里,瞬间感觉被温暖和湿润包围。一边抠着,一边脱下去娇妻的衣服。随着他的抠弄,娇妻渐渐站不稳,直接地倒在刘诚的怀里,屁股一扭一扭,很随着手指的节奏。 娇妻单薄的衣服已经被脱去,完美的身材显现,刘诚的儿子看着白花花的乳房,从小没碰过女人的他,一手使劲地搓着,像是搓麻将。 刘诚刚想脱出鸡巴,只见旁边的儿子很急色,便狡黠地笑着说:「嘿嘿,忘了你还是处男,来先让她给你破处。」他的儿子欣喜地从他的怀里接过了我的娇妻。迫不及待得插入进去他那饥渴难耐的鸡巴,他的鸡巴比较细,但是很长,足有近二十厘米,想适应我的十三厘米鸡巴的娇妻的阴道该怎么承受这么长的鸡巴。 噗嗤一声,他插了进去!他插了进去!他插了进去!他终于插了进去!伴着一声呻吟,我的娇妻终于也被别人插入了。我的梦想被实现了,长舒一口气,看着老婆和一个高中生性交。 这时候我才细看刘诚的儿子,他长得很丑,龅牙,满脸粉刺。头发剪的很短,几乎没有。 眼罩下的老婆正在幻想着被一个高大帅气的高中篮球队长肌肉男和一个温文儒雅的学霸肏乾呢!谁想是民工和一个流氓学生! 曾经人前的威严被击得粉碎,只留下母狗一样的软弱。在刘诚的儿子的怀里,娇妻主动迎合着后入。刘诚的儿子从没想过女人的身体这么软,像是果冻一样。不一会就将保存多年的处子精通通射入我娇妻的粉嫩子宫。而眼罩下的娇妻还在幻想被一个「学霸小正太」内射。 刘诚的儿子射后,刘诚接过了接力棒,搂着娇妻,一下吻了上去。墨镜有些碍眼。便一下摘掉墨镜,这时发现娇妻带着眼罩。刘诚可得想笑,长这么大甚么时候肏过这么标致的人,看那小嘴,肉肉的,真想吃乾抹净。 「呦呵,还带眼罩来,是不是来故意勾引人的?」刘诚凑到娇妻的耳边吹气到。娇妻本就娇羞难耐,再一如此,更是柔弱似水,依偎在刘诚怀里点点头。刘诚也心知肚明,不脱下眼罩,还有的玩。便脱出鸡巴。 刘诚的鸡巴和他的儿子又是不同,他的儿子不仅细长,而且白嫩,而刘诚的,则很粗,不那么长,也有十五厘米,不仅粗,而且糙黑,和娇妻粉嫩的屄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的头就在他们的臀部处,刘诚肏我娇妻带动着的阴唇翻动我都看得一清二楚。情不自禁下,我舔着他们的交合部。刘诚感到,才发现面前还有个人。便说「哈哈,小兄弟,你也想玩吗?这是我花五千包来的极品妓女,你要想玩就出三千吧便宜你。」肏,我创造时间给你们肏屄就花了不止三千,现在还在乎这点钱?我掏出钱包,粗略一看,不止三千,懒得数了,便一齐扔给了他们。 刘诚一看钱很兴奋,一下子揣到兜里,心想,肏别人还往回给钱,真是个划算的买卖。上哪找这美事去。 接着他说:「这样小兄弟,你先等会,然后我玩完给你玩怎么样?或者要不你就像刚才一样给我们舔也行,反正我们爽够就给你。」我二话没说,继续给他们舔了起来,他们干得淫水翻飞,我舔得不亦乐乎!花三千元就能伺候奸夫和老婆做爱,值了! 这时娇妻更加激动了,意识到我在下面舔,不由自主呻吟「哦~耶~啊~啊啊啊啊,喔喔啊啊~老公,啊爽啊,,啊~喔,老公啊」 刘诚拍了拍娇妻溜圆的小屁股,说到:「谁是你老公,我是你野汉子」啪啪,随着刘诚的拍动,娇妻不住的阵潮红。由于环境的太过刺激,刘诚不久也射了,死死地抵着娇妻的屁股,将浊黄的精液灌入老婆的子宫。 接着又是他的儿子……直到堵车结束,过了两个小时,也就是花了十二万钱,买了刘诚和他的儿子各四泡精液后,他们才离开。离开前,又拿走了娇妻的钱包和浑身的首饰,也有我和娇妻的结婚戒指,大概又是十多万元。临走前说:「小兄弟,你伺候的挺舒服,晚上这妞就给你了,估计还是个良家,你怎么玩我就不管了,走了啊。」 他们逍遥地走了,甚至带走了妻子的衣服,留着妻子赤裸在车里,我将我的外套脱下来套在妻子身上。 看着妻子阴道里沽沽冒出的精液,我抽出鸡巴堵上,这可是花钱买来的东西,可不能白白流掉,白白流掉…… 孩子快满月了,长得很白净好看,怎也不像他们下的种。后来再检查我才知道,原来我能生……是医院的检查检查错了,孩子是我的。我没告诉清嘉。孩子的满月礼上,我意外地看到了刘诚父子,我本没有邀请他们。可我真傻,忘了新婚戒指上的我们的名字,他又不傻,怎么会认不出来。 傻傻的清嘉却不知情,只以为是老同学,还怪我怎么不邀请他们。她说,过去学生时代的不开心都过去了,大家都是成人了,毕竟人家刘诚也没真的把她怎么样不是么。真傻,他早就把你在公车上肏过好多次了。 我从一旁羞着脸不知所措,刘诚倒是很坦然自若和清嘉聊着,他的儿子鄙夷又窃笑地看着我。浑浑噩噩地应付过他们,满脑子一片空白。 满月礼上,我应付着各种交际。妻子则以不能喝酒为藉口在一旁坐着。庆礼结束后,清嘉不见了。我找遍整个酒店,终于在一个厠所里发现了他们。 清嘉的头趴在金黄的马桶里跪着,被后面的刘诚肏着,刘诚的儿子在旁边往马桶里清嘉的头上尿着尿。清嘉穿着那天被肏时候的黑色衣服,只不过被推到了胸部,露出雪白的屁股。我清楚地看到刘诚戴着我们的结婚戒指,双手抓着清嘉的屁股,一进一出地从我娇妻的身体里翻动。看我进来。转头笑笑说:「小兄弟,来,三千块钱玩不玩。」后来刘诚父子找到一个更好的工作,为了这个,他们一个辞了民工,一个辍了学,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天大的牺牲」,于是就把一分钟五十升到一分钟一百,他们的工作就是肏我老婆,一分钟一百,射一次营养费三千………… 他们最近买了房,在市区里,比我住的还豪华,经常开着他们的凯迪拉克来工作,认真极了。

  【完】